法制網記者 張淑秋
  通訊員 程威龍
  7月7日凌晨,吉林省洮兒河支流新開河上游突降暴雨,發生有記載以來的最大洪水,其下游白城市查乾浩特旅游開發區嶺下鎮和附近5個村屯遭受特大洪水襲擊。
  突發險情:救援、求援臨危不亂
  7月8日零時許,嶺下鎮派出所值班民警劉德純接到群眾報警電話稱,其被大水困在查乾浩特旅游區張家窯放羊點,水已經漫進屋內。
  掛了電話,民警劉德純和蘇榮立即驅車趕到現場。途中,大水肆虐,民警看到部分地區水已漫入居民家中。行不多久,車便無法前行。二人立即棄車,改為步行趟水。
  當民警趕到張家窯放羊點,發現洪水已漫至居民家門大半,門無法打開,群眾被困屋內。為救出群眾,劉、蘇二人在水中用盡全力推拉大門,將門強行打開。
  進屋後,劉、蘇二人發現屋內水已經快淹到群眾家坑上,一名被困老人坐在炕邊。“我父親患有腦血栓,他行動不便,求求你們帶他出去!”一女子拉著民警焦急的說。見此情景,劉德純毫不猶豫,他背起老人便往外走。二人將被困群眾救出後,發現水位還在上漲,便立即將險情報嶺下鎮派出所所長梁文海,並請求其組織警力開展全面救援工作。
  電話陸陸續續的接進,警情一宗接著一宗。所長梁文海迅速組織有生力量,劉德純、蘇榮等人一面展開求援,一面疏散群眾。不多久,天色漸漸亮了。市公安局、消防支隊、武警部隊和周邊駐軍救援隊伍陸續趕到。隨後,救援工作開始全面展開。
  不老戰將:水中搜救七進七出
  救援人員陸續進村開展疏散群眾工作,但群眾多數對他們不認識也不熟悉,同時又有很多人捨不得自家的財產,他們不同意離開,救援工作開展十分緩慢。整夜未眠的劉德純沒有立即休息,他見水勢仍然洶涌,主動請命投入到救援工作中。劉德純利用平時工作對各村人熟、地熟、情況熟的優勢,挨家挨戶進行勸說,人們看到劉德純來了,紛紛同意並主動撤出危險區域。
  在嶺下鎮內,一崔姓村民家中被淹,5名群眾被困於二樓。救援部隊多次與其家人溝通,他們均不同意撤離,情況十分危險。洮北分局副政委張勇、嶺下鎮派出所所長梁文海、民警劉德純瞭解情況後,立即駕駛衝鋒舟來到現場。幾人迅速跳入水中,走進屋內。由於水位過高,看不到水下情景。梁文海、劉德純的兩條腿均被水中的石頭磕破。兩人蹣跚著來到二樓,對被困人員進行勸說。
  “我家是二樓,沒事,我不走。”一名年歲80的倔強老大媽不肯撤離,他對梁、劉二人說,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,這水淹不上來了。再說我都80多了,一把年紀了,就算水淹上來也跟你們沒關係。“你80歲年紀大,我57歲數也不小。為了救你我的腿還受傷了!快跟我走吧。”劉德純將受傷的腿給老大媽看,眾人看到他的左腿傷已經被水泡得發白,絲絲血跡還在流淌。劉德純拉起倔強老大媽,背在身上就往外走。老大媽感動,沒有掙扎。梁海文抱起他們之中的小姑娘,幾個人攜手趟水走出了屋子。
  從7月8日凌晨至深夜,劉德純一直奮戰在一線,配合著救援人員七進七出,逐家挨戶的搜尋被困人員。其腿部的傷口也被洪水泡得發了炎,醫護人員要求對其包扎,劉德純笑笑拒絕了,他說:“包扎完我還得趟水回去,有那時間,也許我還能帶幾個人出來”。
  大禹精神:數過家門而不入
  從救出第一名群眾開始,劉德純就沒有停止救援工作。農村的地形複雜,而水情又緊急,在一些地勢高的地方,救援用的衝鋒舟有時難以通過,需要有人下去推。水下有多深,水中有什麼,戰士們難以估計。見此情景,劉德純讓群眾和戰友們不要動,並跳入水中。他說,我會水,你們都不要下來,下麵危險,我自己一個人推就行。
  劉德純在推衝鋒舟前進時,有時一腳踏空,人都淹沒在水中,戰友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但他都笑著告訴大家沒事。
  “三叔,你家也被水沖了,快回去看看吧。”在救助過程中,救援隊數次路過劉德純家門前,蘇榮見到劉德純家中進水,好心提醒道。“我家好歹也是磚房,被水淹了房子也不會塌。前面好多群眾家的房子是土房,隨時都有坍塌的危險,我們必須抓緊去那裡把他們帶出來。”顯然劉德純也發現自家屋子進水,但卻依然沒有停下來。
  “人心都是肉長的,自家被水淹,誰能不著急?”據蘇榮介紹,大水過後,手機電話始終打不通。救援隊數次路過劉德純家門前,每次劉德純都很焦急地望著自己家房子,卻一次都沒有停下過。整一天的忙碌,光劉德純自己一個人就帶出了近80名被困村民。  (原標題:吉林5個村屯被洪水圍困 民警劉德純一人救近80名群眾)
創作者介紹

小雛菊

yqaygt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